雪缘园比分,雪缘园比分直播

集团动态

怎样看出版发行上市企业的标杆意义?

上市仪式后,南方传媒党委书记、董事长王桂科接受各大新闻媒体的现场采访。

 

作者:记者 张焱 本报实习生 侯力 《光明日报》( 2016年03月13日 03版)


  2月15日,南方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方传媒)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由此广东省第一家实现整体股份制改造的大型国有文化企业将扬帆资本市场。“此次上市是公司成长的新机遇,对公司的发展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南方传媒董事长王桂科如是表示。

  像南方传媒这样,以上市融资为契机,突破企业现有格局,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出版发行企业还有很多。截至2016年2月,新闻出版上市公司有四十余家。而在这四十多家上市公司中,以图书业务为主的出版类有10家,包括北方联合出版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中文天地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中南出版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江苏凤凰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等,出版物发行类上市公司有5家。

 

十年间,资本版图渐次展开

 

  2006年3月,全国文化体制改革工作会议召开,新闻出版体制改革全面铺开。同年7月,原新闻出版总署出台了《关于深化出版发行体制改革工作实施方案》,提出“积极推动有条件的出版、发行集团上市融资”。而在这之前,已有一些报社投资的涉及报纸广告、印刷、发行业务公司实现了上市。在这一背景下,2006年10月17日,上海新华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借壳华联超市股份有限公司的“华联超市”上市,成为首家在境内证券市场上市的国有出版物发行企业;而2007年5月30日,四川新华文轩连锁股份有限公司在香港联合证券交易所上市,成为境内首家在香港上市的出版物发行企业。

  2007年12月21日,辽宁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后更名为北方联合出版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副院长范军认为,它标志着辽宁出版传媒成为首家“内容+广告+发行+印刷”“打包”上市的出版类企业,就此,我国新闻出版企业进入了编印发贸全产业链的新阶段。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规划发展司副司长李建臣说:“辽宁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成功上市,标志着我们党和政府对出版行业和出版规律的认识向前迈出了一大步,对出版业、传媒业乃至整个文化领域寄予了新的期待,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认为,上市出版企业的快速和健康发展,为2009年《国家文化产业振兴规划》的颁布和2011年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做出《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供了有益的实践基础。”因为此前从未有过出版企业IPO上市,所以“出版传媒”这个特殊的股票简称、“601999”这一特殊的股票代码,均被北方联合出版集团摘得。

  除国有出版企业上市外,民营书刊发行业也不甘落后。美国当地时间2010年12月8日,北京当当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2010年12月15日,湖南天舟科教文化股份有限公司作为中国民营书刊发行业第一股在深圳创业板上市。

 

 

以金融为杠杆,撬动图书出版发行业

 

  有业内专家提出,当前,谁与资本市场结合得更好,谁的发展势头将会更强。出版发行企业上市,无疑是实现资本运作、规模效益倍增的一条捷径,对图书出版发行这一相对封闭、市场割据的行业来说,上市的优点是明显的。

  范军认为,出版发行企业上市有几大好处:首先,能够上市的公司均为行业内的翘首,上市之前也都要经过证监会的严格审查,上市对推动出版企业建立法人治理结构和现代企业制度,实行规范化管理有着积极的意义;其次,企业打开了融资渠道,从股市中募集了大量社会资金,有利于实现兼并重组和收购,为企业发展插上了资本的翅膀;再次,上市公司是多元化资本,上市之后出版企业的运行置于社会的监督之下,从而真正提升出版企业的管理水平,最终将出版企业做大做强,同时也能更多地吸引到优秀的人才。

  “上市之前,有的出版发行企业总资产和营收不过十多亿元的规模。当时许多人认为提出上百亿元的奋斗目标近乎天方夜谭。”李建臣说:“可是几年之后,不仅一大批出版企业突破百亿元,而且有些已经突破两百亿元。”

  对于整个图书出版发行行业来说,企业上市也有着相当积极而正面的作用。李建臣说:“通过上市融资和兼并扩张,使出版业对经济和金融的认识逐步加深,对融合发展的体会也日益深刻。上市企业的科学化运营和规范化管理,一方面对国内其他出版企业具有标杆和示范意义,能够带动整个行业逐步走向成熟;另一方面从全球视野看,也使我国出版企业在国际舞台有了更大的话语权和影响力,成为推动中华文化走向世界的一支重要力量。”